嘉鱼网首页

陌上清秋

2019年09月05日 10:54
来源:嘉鱼网
作者:许爱琼

更多

过了嘉鱼长江大桥侧边的铁皮廊桥,我们的车很快进入复兴洲的腹地。穿过一片小树林后,一马平川的田野像一幅秋天的画卷在我们的眼前舒展开去。

已近黄昏,天幕渐渐垂落下来,天空好像是吻着了大地,一轮落日斜挂半空,余辉便渲染了江山。于是,秋风这位沉静的画师,以云朵为墨,在天空随意走笔,时万马奔腾,时高山仰止,时小河潺潺,时羊群依依,栩栩如生,变幻莫测。天空之下,一边是芝麻起了垛,黄豆粒粒金黄与饱满,稻田是浩浩荡荡的绿;一边是戴着草帽的农人开着旋耕机,在收割后的田畴驰骋,然后播种,然后育秋苗。路边时不时遇见一辆停放的摩托、三轮车,或是黑色的小轿车,还有偌大的遮阳伞。伞下有稍作休息的农人在翻动着手机......

大约二十分钟后,我们到达了目的地——安新农业种植基地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笑脸相迎。他高大,壮实,红光满面,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阳刚之气。他便是农场主胡安新。胡安新的农场规模真不小哩。一排红砖瓦房坐落在这广袤的田野,特别的醒目,具有别墅的气质,里面宽敞洁净,既有家居,也有办公室。房前是水泥禾场,禾场上晒着乌黑的莲子,我拾起一颗,放在嘴里,嘎嘣一声脆响,香甜便浸润了满口。另一排铁皮屋,放置着机械与农具,满满的一铁皮屋。房前屋后是荷塘,荷花大多已然凋零,满池的莲蓬显山露水,在荷叶间招摇,吸引着我们的目光,勾起我们的味蕾。再远一点是几百亩的稻虾共养基地。稻田四周是清悠悠的水沟,田中央的水稻都开始抽穗扬花,唱起丰收的歌谣。

胡老板说,还有韭菜与葱,辣椒与葡萄。

我说,怎么这么大,这么多,像整个复兴洲都是你的天地。

他的笑又溢满了脸庞,那是一种阳光般的笑,带着庄稼的色彩。他说,怎么会呢,我们的复兴洲有上万亩的田地呵。

胡老板朝着荷塘喊:喂,来客人啦,摘些莲蓬上岸来呀。

我朝荷塘里张望,没见个人影,他在喊谁呢?心生疑惑之时,一只小船像变戏法一样,从密密的荷叶丛中撑出来。撑船的女人纤瘦,动作灵敏又麻利。因在荷叶间穿行的缘故吧,她挽在脑后的长发显得有些凌乱,着一件老式格子衬衣、一件土黄色长裤,约莫五十岁左右的样子。想必是胡老板的爱人了。只是两支烟的工夫,她上得岸来,赤着一双脚在水泥禾场上任意行走,提一筐饱美的莲蓬,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和我们打着招呼,叫我们品偿。她布满皱纹的脸庞略带着倦意,却精气神十足的样子。

因为我们单位的杀虫灯诱杀害虫的观测点在此,所以我们必须要在此等到天黑,再做观察记录。胡老板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。席间,我们与胡老板及他的爱人罗姐拉起家常。随行的周大姐问:“你们在家谁听谁的?”罗姐说:“当然是听他的,因为男人是一个家庭的天。”胡老板说,多半的时候都是听她的。然后,他们彼此会心地笑了。周大姐又问:“你们有几个孩子呀?”胡老板说,两个哩。罗姐却说:“应该算有五个哩。”原来,胡老板的哥哥英年早逝,嫂嫂再嫁,胡老板把三个侄儿留在了自己家,由他们抚养长大。罗姐说:“每一次买东西,我们总要给他们最好的,自己的孩子马虎一点没关系呀,我就是担心他们有想法。”我不觉对罗姐夫妇俩肃然起敬。

罗姐又告诉我,她信教,是教会里的琴师。她一定看到了我一脸的诧异。她说:“他花了一万多块钱,为我买了一架钢琴,就放在里屋。”罗姐边说,边望向胡老板,眼里流露出一股柔情。我更加的诧异。谁会相信,一架高雅的钢琴与一堆质朴的农具安放在一起;一双被庄稼磨起老茧的手会弹出悠扬的乐曲!可是,生活中总有一些奇妙又温暖的、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。

天很快黑了下来。田野上的秋夜是多么的宁静。我们与罗姐作别。她说要陪我们去做观察记录,被我们婉言谢绝。因为她明早四点多钟就要起床,摘了新鲜蔬菜到县城里去卖。

稻田上的杀虫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来,像星星落入了人间。每一盏灯下是一个喧嚣的小世界,许许多多的蚊虫、螟蛾在此演绎着飞蛾赴火的故事。而在我的眼前,燃起一盏心灯,点亮了这陌上的清秋。我仿佛听到了悠扬的琴声回荡在夜色笼罩的田野,回响在我的心上。

 
更多权威新闻,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安装“云上嘉鱼”客户端及关注微信号“嘉鱼发布”
 
云上嘉鱼二维码   嘉鱼发布二维码
 
嘉鱼网版权声明:
   本网所有内容,凡注明来源:“嘉鱼网”或“嘉鱼新闻中心讯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嘉鱼县融媒体中心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、发表。违者本网将依法追责。

阅读推荐

今日嘉鱼电子报
网站首页 - 关于我们 - 网站地图 - 版权声明 - 联系我们
嘉鱼县融媒体中心:嘉鱼网 今日嘉鱼
中共嘉鱼县委宣传部主管  嘉鱼县融媒体中心  嘉鱼新闻网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vwkdys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网站备案号:鄂ICP10017765号
 
三公怎么玩纸牌